• 干涩季节 - [垃圾桶]

    Tag:

    眼睛和鼻子都由于太干了,发红的发红,从鼻子流出来的分不清是什么液体。那双看起来很斯文的鞋子,新买的鞋子,穿着太不合适了。酸腐文人和那些进退自如的个体也是不清不楚的在寒寒的冬天中若隐若现。今天,我又看到他胖胖的身子和橘色的帽子,想起6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情形,胖胖的身体被宽大的外套包住,不过这次他更胖了,我都几乎认不清他的脸,6年前的冬天,那些大腕们也像今天这样进进出出和我擦肩而过,可是我总是见不到想碰的人。

    连同前1、2、3、4、5..次我已经第6次路过白云山脚,我们这次问了好几个司机,他们都说没办法开车上去,可是要走到山上那家旅馆需要1个半小时。上上次,我在旁边的小店吃了一碗面?这次在对面的小店也是吃了一碗面,还有一颗三文鱼寿司,不过这次的谈的是左翼。我心里头有一点不适应。开始羡慕那些很执着的人。

    我又看到那条熟悉的路,两旁是破败的小楼,他纵身跳进不深不浅的池塘里,拉起一具人...灰色的外套

  • 今天尝了几颗你最爱吃的龙眼,那可能是你最喜欢的水果,我已经1年多没吃过了,以前每年暑假你都会买一袋子龙眼来家里,住上几天。

    想起了没为你写的回忆录,甚至你在绿色格子的信纸上写了的两页生平回忆,我也没保存好。

    人可以是两页纸,也可能是一堆灰,说没就没了。

  • 早上除了腰部痛之外,脑的有影像又一次挥之不去

    你在那个阴森的大门口接我进去,我们需要寻找一个入口去验证...某事,我相信至今也没办法忘掉那个门口,那个可能我一辈子只去一次的门,事实上,在梦中,我也在寻找那个门,共有三个,我找不到,你在电话中告诉我,是第一个,我走过去,远远看见你在那里等我,我进去了,一路走一路看到很多很多,一台一台往外移动的...台子:上面承载着灰色的复杂的结构,居然是各种各样的纪念碑,巴比塔式的纪念碑。用于纪念去世的人,我们都知道。

  • 所见到的险峻山谷,秀丽风光

    恒河细沙,半个地球上的碧蓝海水,一回头,是夺目的至尊

    您有着凡人不敢企及的想象

  • 1. 大约5岁,她最喜欢玩的游戏是原地转圈,因为这样房子会随着她转到另一个新的地方,于是,同样的道理,她认为只要不断转圈,人也是可以转变为另一个人,有很多个瞬间她就坚信了自己已经变成了他,然后她会想"我变成了他,那我去哪了?"太小了,她想不懂这个问题。

  • 进得园来

    你看:画廊金粉半零星

    啊,小姐,这是金鱼池

    池馆仓台一片青,踏草怕泥新绣袜,惜花疼煞小金铃;春晓

    是...

    不到院里,怎知春色如此...

    也是...

  • 新年自己有不少变化,实实在在的物理变化,例如我已经不吃猪牛羊等肉三个月,感觉良好,一开始的时候会很容易饿,不过忍住食物的诱惑过后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比吃了那块肉的满足感大得多,无论我们将多少尸体塞进肚子,最终还是会变成一具尸体。其二,我重新开始写字,毛笔在手上已经不听使唤了,笔画总是写不直,但又产生另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有时候直至深夜。

  • 又到年末,每年这个时候记忆就如碎片一样,放在哪也不知道,错乱也有可能,健苗说我脑子没有分类所以记得不牢有道理。无论今年的回忆有多破碎,都可用一句话回首:不堪、成长。但是感动有时候真的是一块热贴,所以我有多长时间没关心别人和没被别人关心了。
    人生不过是百鸟远去,水天一线,一生一会,去去就来
  • 放完假了 - [垃圾桶]

    Tag:

    与其痛恨那些给自己负能量的人,不如远离他们。